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徐保林花鸟画

见人善,即思齐;纵去远,以渐跻!惟德学,惟才艺;不如人,当自励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徐保林,关中醉人,莲忆轩主人,职业画家,祖籍陕西咸阳,久居成都。国家一级美术师,中国书画收藏研究院理事、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、四川省美术家协会花鸟画专业委员会委员,陕西书画院咸阳分院副院长。成都川秦书画院院长,作品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事公务礼品。1978年入伍,曾任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工程分支学科美编,作品曾被毛主席纪念堂,人民大会堂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友人及国外元首收藏,作品传略入编《中国美术》、《当代书画大辞典》、《中华文艺家大辞典》、《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》、《西部风采人物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情寄醉人居  

2008-03-26 21:49:12|  分类: 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要是想找一个不需要很幽雅,但能给人一丝丝的飘酒香的地方,仅我所知,最惬意的便是醉人居。
    居主是位不过惑头年龄的艺术家,对于他的国画写意,我不想下什么固定的判断,因为我每次欣赏他的画作时,都有一种新的理念,一种新的情感。给我一个新的启示,有如人生道路的多条可以选择的方向,甚是得益。
    要说他是朋友们心中那样以喝酒来刺激国画创作的话,我不赞同,因为每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的创作方式,而且真正的艺术家都会找到这种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创作方式,就像自己的作品那样不同于其他艺术家的风格,这或许就是每个人的个性吧!就如同他的随意、清谈理念的个人生活方式。所以才让我觉得与他结识是我很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 如果要说他的国画,我真的是无从下手,他对于花鸟的认识已经很全面的容入自己的绘画中了,他对于竹子、牡丹、兰草、荷花、这些都已经可以很随意的摆布于手中的笔下,但是我最亲睐的是他的虾作,他笔下表现的虾,是一点点的从写意到细节,从细节再回到写意,要让我一点点品来的话,那就要从他最早期创作虾时的状态来说起。我所认识的醉人一直以来都是很随意表现花鸟国画的,那时候的感觉几乎就是写意感情,且是纯粹的写意感情,给人感觉只有他喝酒时的豪爽。而今我不这样认为了,在第一次看到他的虾作时,我看到了细节,很柔和的线条,很清谈的格调,很安静的表现手法,很清晰的走墨理念。总之就是让我看到他也有不同于酒气缠身时候的粗旷和“吵闹”,那时候的极端的创作风格,几乎把自己的酒意带进画中,用很抢眼的方式发泄作为一位艺术家的情感。只是那已过了很久了,现在的醉人,从的虾作中可以理解到他那写意风格中是可以加如柔情的细节感,让作品有了新的衣裳,亮出自己的另一面。所以我说他从写意到细节;至于我为什么觉得他会从细节再回到写意,那是因为他的创作一直都是在爬坡,对于他来说,几乎每一天都会在反思以前的画作与现在的画作有什么不同的变化,当然我觉得只有他自己可以感觉到那种变化,我虽谈不上内行,但对我来说,什么所谓的名家、大家的作品我都见识不少了,至于好坏在这就不提及了。我想说的仅仅是,我欣赏他作品的感觉,给人可以留下印象的画,有辛辣感在其中,不是仅仅只有甜山水那般的“美感”,不是只有花鸟纯粹的写意,没感情的画是很空虚的东西,对于徐先生的感情画我是很乐意介绍给大家的,是因为我想让更多的人都看到现在不需要美其名,只需要美其画、美其德的作品,是怎样表现生动的感情的,不羞涩留下感情,不介意留下感情,很豪爽的留下感情进入每一副作品,我现在谈起来都是很惬意的感觉。所以可以从写意走到细节的徐先生,亦能把细节的阴性美和写意的阳性美结合容入一体,创作出更多的现在的作品,我是很期待的。更是一直以来觉得徐先生就是这样走过来的,我对他的人,对他的作品都感觉到非常惬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國書畫鑒臧雜志社記者------方 园.2008.3.25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3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